武汉市江诚圆方家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

保洁员、菜农、分拣员、店员……这座抗疫中的城市里,有千万个他们在默默付出——无数道平凡微光,聚成共克时艰的坚强后盾

信息来源:www.whjch.com   2022-03-31 11:24:27

凌晨4点,保洁员“大白”李春巧上岗了,她已多日驻守在小区公厕中,为老小区筑牢一道“环卫防疫墙”;

上午8点,正是基地工人王勤华忙碌的时候,他需要将蔬菜大棚的绿叶菜收割、打包、装箱,等待物流车的到来;

下午2点,分拣员陈小霞稍稍歇了口气,扒拉了几口泡面,转身又开始处理雪花般飞来的订单;

深夜12点,超市店长徐子凌终于能坐在仓板拼搭的“床”上了,可他睡不上几个小时,就又要起身忙碌;

……

疫情之下,一座城市的抗疫韧性,离不开战“疫”一线的各种“逆行者”,也离不开后方的坚定守“沪”人。当我们打开城市的表壳,城市运行的每一个环节都犹如齿轮,环环相扣,昼夜不止。

本报记者昨天采访了几位奋战在防疫一线的普通劳动者,24小时中,他们几乎都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,但每个人都全力以赴坚守岗位,越是艰苦,越要冲锋向前。

这座城市里,有着千万个他们。正是这无数道平凡的微光,聚成共克时艰的坚强后盾,点亮众志成城战胜疫情的坚定信念。

凌晨4点的小区公厕:保洁员“大白”筑牢“环卫防疫墙”

李春巧经常会在凌晨4点自动醒来,约莫一刻钟后,开始一天的清扫工作。特殊时期,她的岗位发生了变化——逆行而上,成为一位“站岗”小区公厕的保洁员“大白”。

李春巧是杨浦环境发展有限公司海昕保洁分公司的普通保洁员。3月初,杨浦区一些老小区面临封控,但部分居民没有独立卫生设施,“方便”问题成了烦——这意味着,必须有一个人保证公厕的安全。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,各种念头在她的脑海中萦绕:日常起居怎么办?公厕客流量大,如何保护好自己和居民?但后,她还是义无反顾往前冲:“我去!”

“像钉子一样钉在岗位上”——用这句话来形容李春巧的工作岗位,的确适合不过。因为实际到岗后,她就发现,无论从防疫风险还是心理挑战来说,都是一次新的考验。为严格落实闭环管理,她必须寸步不离,很长一段时间的衣食住行都要在公厕里进行。每天下班后,只能睡在公厕一个狭小的空间里。

就这样,李春巧在公厕“扎营”了,每天穿戴好防护服,为居民们服务。一般公厕清晨5点开门,考虑到一些居民的实际需要,她甚至会提前一个小时就打开大门。“总得有人守在岗位上。”她还增加了消毒频次,认真记录公厕管理台账,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。

实施封控管理后,由于居民出不去,再加上前来做核酸的“大白”和志愿者,“客流量”增多。李春巧默默地又提高了防疫消毒频次,实行“跟踪保洁”,即每次有人上完厕所后,必用消毒水喷洒纸篓、门把手、水龙头、坐便器等地方,并擦拭干净。就这样,她从早到晚,一直忙个不停,在小公厕里筑牢了一道“环卫防疫墙”。

上午8点的蔬菜大棚:农业工人忙着加工新鲜蔬菜

上午8点,奉贤区南桥镇岱森农业科技中心的蔬菜大棚区内,正是一天中忙碌的时候。基地工人王勤华戴着草帽,正和同事们将一箱箱蔬菜称重后叠放到一起,刚从田间收上来的蔬菜,还带着泥土的清香,过不多久,它们就会成为“生鲜套装”的一部分,送往多个封控小区,解决市民的买菜难问题。

这几天蔬菜需求量大大增加,王师傅的工作时间也提前了,清晨4点就和工人们赶往大棚,他熟练地将蔬菜从地里拔出、去根、去残叶、装箱,不一会儿,绿油油的新鲜蔬菜便装了满满一箱,“这里的蔬菜量很足,我们挑选的蔬菜也保证新鲜好吃”。

王勤华曾是南桥镇杨王村的生产队长,后来当了岱森蔬菜基地的农业工人。疫情特殊时期,他和村里的同伴们加班加点,大家都驻扎在基地,每天都做核酸,早上天不亮就开工,一直要工作到傍晚五六点钟。

一车车的蔬菜从大棚区运来,工作人员一刻不停地卸货、分拣、装袋、称重……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,原本空旷的场地上整整齐齐堆满了一袋袋蔬菜,等待运货车到来之后,大家一起装车,然后直送封控小区。

下午2点的前置仓:分拣员在货架间日行“半程马拉松”

下午2点,陈小霞稍稍歇了一口气。趁订单不是忙的时候,她赶紧扒拉了两口泡面,揉揉酸痛的双臂,和家人聊不到几句话,转过身又忙开了。

陈小霞是叮咚买菜闵行区蔷薇站的一名普通分拣员,从疫情到现在,她已经连续工作28天没有休息过了,“我们站以前每天大概有1000多单,现在每天4000多单,而且还有员工因封控无法到岗。”她耸了耸肩,剩下的小伙伴必须承担平日两倍以上的工作量。

对很多人来说,分拣员是一个陌生的职业,但事实上,当用户在叮咚买菜App下好单后,陈小霞所在的分拣员岗位是个接收到订单信息的环节。她的主要任务是从不同货架上拿取商品,根据重不压轻、不同温层、易碎品单独打包等原则,以快速度整理在一起,等待配送员取货。

由于订单量激增,陈小霞和伙伴们每天清晨5点前就开始工作了,她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,奔跑在前置仓的各个货架之间。这是体力活,也是技术活。“我现在可以做到看着清单,不走回头路就把所有的商品都分拣出来。”陈小霞自豪地说。但即使把路线规划到,在蔷薇站这个不足500平方米的前置仓里,她每天的微信步数还是能达到惊人的5万步,差不多相当于跑了“半程马拉松”。当然,后果也实实在在“写”在脚上:脱下鞋子,脚上早已磨了一层又一层的泡。

为了更好工作,陈小霞和同事们早早就收拾行囊,住进了附近的快捷酒店,很久都没有回过家。3月28日,陈小霞和伙伴们凌晨3点就赶回前置仓,给出的理由相当质朴,“怕被封在酒店出不来,耽搁了分拣”。那天,陈小霞从凌晨开始忙到深夜,盘点库存、整理货物……她说自己只想着一件事:多分拣一单,就能多为一个家庭解决燃眉之急。

深夜12点的联华超市:几块仓板拼一拼就是张床

几块仓板拼一拼垫在地上,几个纸板箱往上一铺就当垫子,一条薄薄的被子……这就是徐子凌临时的床和临时的“家”,这个“家”安在闵行梅陇镇的联华超市平阳店内,徐子凌一住就是十天八天的,而且大部分时候,他也休息不了几小时,一个电话打来,立马就翻身起床工作。

徐子凌是平阳店的店长,已在联华超市工作了十多年,接手该店还不到一年,很快就面对一场“大考”:梅陇镇从3月13日开始封控,区域内联华平阳店保供应的担子一下子就重了。雪上加霜的是,平时一家店有22名店员维持日常营运,随着封控小区增多,人手一下子变得紧缺,作为店长,徐子凌巨大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。

“有一次,店内仅剩下我一个人留守,凌晨一个电话打到门店里,说130箱冷冻品已经运到门口,130箱货全靠我一个人扛,还要赶在开门前上冷柜,这根本不可能。”他当时的感觉是仿佛前面有一座高山,“很无助”。徐子凌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拨通了几位附近员工的电话,没想到,电话那头所有员工都说“没问题”“马上到”,很快就集结到店,及时完成上货。

门店还会碰到很多变化。该店的顾客群体主要是周边平阳三四街坊的居民,街坊封控后,更多小区居民的需求转为线上,市民每天都会在社群接龙里提出自己需要的商品,形成店内“双线作战”的局面。一方面,要把线下的货填满,另一方面,还要处理大量线上订单,徐子凌只能“一人分饰多角”,管理、理货、分拣、送货……哪里需要他,他就在哪里。前几天,他与店里仅剩的两名店员一同到周边小区送货,晚上还没回到店里,两名店员就接街道通知要回家配合疾控,店里又只剩下徐子凌一人了。

“确实是蛮难的,但既然身挑重担,就要努力服务好周边的居民。”徐子凌说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坐在仓板搭的床边,才有空掏出手机,看一看家人发来的语音消息和照片。正在上六年级的孩子,总是会反复问一句:爸爸,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他想了想,回复了一句:别人更需要我。